查看内容

美国驻华公使康格的夫人建议由西方画家为慈禧画一幅油画参展,女性发照片之前修图已成常态

  • 2019-12-06 21:31
  • 24小时手机版
  • Views

第二天早晨,我急切地想要赶去等太后兑现她让我画得时间长一些的诺言。昨天的作画过程增强了我将这画进一步画下去的愿望。我们走进皇宫时正遇上太后和皇上早朝后从朝会大殿出来。太后见了我们就停下了,她那一长串侍从女官和太监也随之停下。她把我叫到身旁,抓着我的手,问我休息得怎么样,是否能够开始工作。这问题显示了她的洞察力,因为她从前一天我利用时间的急切和匆忙中看出,工作是我的第一目的。问话时她微微地笑着。我走在她旁边,从朝会大殿一直来到前一天在那里画像的御座房。我们到御座房之后,她宽了衣、喝杯茶,然后叫一个梳头侍女把昨天穿用的衣服和首饰拿出来,准备第二次给我摆姿势。

戊戌政变后,康有为、梁启超逃往海外,对慈禧口诛笔伐、不遗余力,同时西方社会也出现不少漫画版慈禧形象,样貌丑陋猥琐。1903年,清政府收到美国圣路易斯世博会的邀请,美国驻华公使康格的夫人建议由西方画家为慈禧画一幅油画参展。初次听到这个提议,慈禧面露“惶惑之容”,并称此事不能一人定夺,须先与大臣商量。

近日,某情感类内容写手的一组照片对比图火了——精修照片里肤白貌美又纤细高挑的女子,到了别人拍的照片里,却成了胖胖的矮个子。由于两张图对比太过强烈,网友戏称精修图为“照骗”。

这一次我对太后挑剔地看了起来。我担心由于我开始作画时感受到的那种异乎寻常的魅力,昨天我对她本人和她的外貌的好印象很可能形成得过于仓促;我想东方环境也许使我目炫神迷,弄得我无法看清皇太后的真正面目,我准备好了大失所望。趁她在宝座上还未坐稳,还未完全准备好让我开始,还未用她精明的目光将我贯穿,还未知道我在看她,我调动我所能达到的洞察力,对她的身体和她的脸仔细端详起来,以下是我所看到的:

按照中国古代风俗,人死后方可画像,以供后世子孙祭祀。康格夫人一再解释,声明世界各国首脑的画像都将参展,英女王也不例外,慈禧有些动心。康格夫人离开后,她便迫不及待地询问画像的具体事宜:画像时为什么要坐着?是不是每天都要穿一样的衣服,戴一样的珠宝?几时可以画完?当看到女官德龄的油画肖像时她惊叹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粗糙的画,不过还是很像你。”让洋人画像,不是一时半日可以完成的,需让她长期居住宫中,这会很不方便,“如果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是非传出去就不好了”。慈禧很是盘算了几日,最后决定,让洋画家住在醇亲王花园。花园离慈禧颐和园寝宫非常近,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路程,派德龄专门盯着她,还要留心她与别人的书信往来,特别不能让她和皇上交谈。

笑过之后仔细想想,拍照时的角度可能影响最终效果,更何况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发照片之前修图已成常态。其实,“修图”这件事自古有之,例如慈禧,就有自己的“百万修图师”——

澳门24小时手机版 ,头在肩上的位置恰如其分,使身材匀称得恰到好处;手非常之美,小而优雅,有教养的样子;面部匀称而又构造准确,大大的耳朵,其上部分长得很好;精致宽阔的前额上方乌黑的头发平伏地分成两半;眉毛弯而细长;神采奕奕的黑眼睛十分整齐地嵌在脸上;鼻子高高的,是中国人呼之为“贵”的那种,宽宽地垂直于前额;上唇极为坚毅,嘴较大,但很美,两片灵活的红唇在坚毅的白牙之上分开时,会使她的笑产生一种罕见的魅力;下巴强健,但并不过分坚毅、也无顽固的迹象。要不是我知道她已年近69岁,我会把她看成保养得很好的40岁的女性。因为是寡妇,她不用化妆品,脸上呈健康的自然红晕。看得出在梳妆打扮上,她没有一件不是一丝不苟地精心料理的。外观整洁,加上善于挑选适合自己的颜色和饰物,使她年轻得近乎神奇的容貌显得更年轻。比所有这些外貌上的特点更重要的,是她看上去对自己的周围有着浓厚的兴趣,又明显地才智过人,这造成了具有异乎寻常的魅力的人格特征。我对太后的外表审视到这一步的时候,她对侍从说的话说完了,已经在宝座里稳稳地坐好,转过脸来问我画肖像的哪部分。有人告诉我要是在脸部涂上颜色她会很高兴的。我觉得一开始引她高兴很重要,所以改变了加工改善、继续画整个人物的常规做法,一上来就从脸部开始。先尽量修改底线,然后敷上一层薄薄的颜色。作画期间,女官、侍从和太监们来来去去,她也喝茶、聊天,但她好像明白她的头必须保持在同一位置上,要是动了一动,就会歉意地对我看看。我并不希望她太呆板,倒宁愿她稍微动动,而不是泥塑木雕似的。太后像所有东方贵妇人一样,是抽烟的。画像期间太监和公主或是拿来精美的水烟让她吸几口,或者她就吸欧洲香烟。她使用一根长长的烟嘴,从不让烟碰到自己的嘴唇。不论抽香烟还是水烟,她的动作都极为优雅。一个小时多一点的工作之后,太后认为早上已经做得够多了,我们两人都该休息了。她走过来看她画布上的脸。很明显,一经加上颜色,现在她对它喜欢多了。她站在我身后讨论了一些时候,又说道,她真希望画这脸时可以由别人代替自己给画师照着画,这样她就可以坐在那里眼看它一点一点成形了。她觉得在平面的画布上能表现出脸部的凹凸真是神乎其神。接着她转过脸来对我说道,她知道我站着画了这么多时候,一定是身心都已疲倦了,劝我去我的房间午餐和休息,又说下午我们出去散步之前,她会设法再让我画一次。我同裕庚夫人母女回到我的房间里,她们是太后指定陪我用餐的。宫内有一个年轻的满族姑娘,父亲在柏林当过随员,能说德语和英语,她也被太后差来和我们一起进餐。这样我就有伴了,能用自己的语言交谈,用餐时也能放松。再说我掌握的一点儿汉语并不足以指挥仆人,或者让他们知道我有什么需要,而她们都是太后的翻译。宫里的每一餐都是最最奢侈的,一开始二三十盆菜肴就摆到了餐桌上,而面、饭和其他几样食品是从旁边的桌子送上来的。中国人是烹饪艺术方面的高手,中国筵席上的美味佳肴与卢克拉斯卢克拉斯(古罗马大将,曾任财务官、行政长官等,以宅第、宴饮奢华着称。——译者)的比起来决不会有所逊色。鱼翅、鹿筋、鱼脑、虾子、鸡鸭舌、名贵鱼、燕窝汤,以及许多特别的食品组成了家常的莱谱。没有人能把鸭鹅以至全部飞禽走兽烹调得像中国人那样尽善尽美。他们的汤滋味之浓郁鲜美简直不可企及。外国人初次尝到他们的面包和糕时,会认为这是他们的食物之中最不可口的,尤其面包,那是蒸的,而不是烘烤出来的,并不吸引人。但当这金字塔形的东西上那带5个洋红点子的看上去半生不熟的外层被你克服,或确切地说就是咬穿之后,它是很甜、很富于营养的。这用黑面粉做成,因为中国人并不像我们那样认为把面粉加工到精白有什么好处。他们做的奶油粘稠度正合适,味道很好,跟他们的蜜饯一样,通常很受外国人的重视。皇宫之内,食物是盛在彩绘的高瓷盆里的,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下子摆上桌面——汤、蜜饯、烧的烤的,只有面条和米饭是例外。中国人的面条和米饭端上来之前一直都放在暖锅里,吃的时候是滚烫的。每人面前放着一只碗、一个小碟和一双筷子。一小方极柔软的布是用作餐巾的。餐桌上从来没有盐。每位客人旁边那小碟子里都放着一种十分咸的调味品,如果需要加盐的话,就把这用上去。中国人认为粉粒状的盐太粗,食品熟了之后就不能再用它来调味了。|<<<<<12>>>>>|

澳门24小时手机版 1

之前,一幅修复一新的慈禧太后油画肖像在美国马里兰州苏兰史密森博物馆展出。画中的慈禧皮肤白皙、容光焕发,一点儿也不像69岁高龄的老人。1904年,清政府就是用这幅油画在美国圣路易斯世博会上吸引了西方社会的目光,因为此前,大清太后的圣容是不能轻易示人的。


洋画上的中国痕迹

澳门24小时手机版 2

·上一篇文章:乱伦皇帝欲火攻心:天气炎热只见母亲半裸着身子·下一篇文章:慈禧太后:深宫如何发泄情欲

1903年六月十五日晚7时是慈禧亲自翻阅历书定下的吉时,但当时的照明条件不好,这个时间根本没法作画,德龄再三解释,慈禧才答应改为上午11点。前一天晚上她特意提早入睡,只等洋画家次日入宫。

慈禧像

凯瑟琳·卡尔是清政府东海关税务司柯尔乐的姐姐,也是康格夫人的朋友,与慈禧身边女官德龄是故交。若论艺术造诣,这位女画家资质平平,但论及她的身份和性别,进宫为太后画像再合适不过。1903年8月5日这天,卡尔天不亮就早早起床,因为从美国公使馆到颐和园,坐车要走整整三个小时。

洋画上的中国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