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顾茹的丈夫于超突遇车祸去世了,而且是一个男孩儿

  • 2020-01-01 07:36
  • 24小时手机版
  • Views

阴魂不散的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顾茹的老公于超突遇车祸归天了,这对顾茹来说,无异于好天霹雳。面临老公面目全非的尸体,她就地晕了过去。接下来的几个月,她常常哭了睡,醒了接着哭,工作不以为意,险些神志不清。 开始,妹妹顾莹把顾茹接到自己家,时间长了,顾茹坚持回到自己家。回到家才发现,妹妹怕她太思念于超,把于超的好多东西都拿走了。但是,屋里依然处处都是于超的陈迹,这又勾起了顾茹的伤心事,她回忆起老公的种种好,直哭到夜里才睡着。在睡梦中,她梦到于超回来了,来到她身边温柔地说: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不会照顾自己,被子都不盖好。 顾茹惊醒,发现自己被子盖得好好的,家里空无一人,可适才梦中的感受太真实了。 第二天,顾茹一开门,就惊叫起来,门口摆着一双鞋,很旧了,正是于超的。顾茹住的是老式小区,人们习惯把旧鞋放在门口,以利便下楼。 顾茹想起以前和于超一起看过《人鬼情未了》,她甘愿相信老公的确还在她身边。这下子,她的精神很多了。 于超归天没多久,就有人向顾茹抛丘比特之箭,他就是林海波。林海波多次给顾茹发短信,并邀请她出来小坐。顾茹知道他的心思,但于超在她心里的位置无人替代。其实,林海波是顾茹的初恋恋人,当年他伤害了顾茹,两人分手,此刻林海波开了家诊所,至今未婚。 下班后,顾茹兴奋地往家走,好像老公在家等她,林海波在拐弯处拦了过来:小茹,出去坐坐吧。 不去了,我买了于超最喜欢的香菇,我要做晚饭去。顾茹当真地说。 林海波急了,握住彼茹的肩摇她:醒醒吧,于超早死了,你不要再活在幻觉里。 顾茹斩钉截铁地说:不,他没有死,他每日晚上都回来看我。林海波给顾莹打了电话:快来看看你姐吧,她说于超没有死,我看她快神经了。 顾莹急匆忙赶到姐姐那,顾茹正心情愉快地收拾饭菜,桌上都是于超生前喜欢的菜,放着两副碗碟。顾莹劝道:姐,人死不能复活。姐夫死了,你再不要活在回想里。 他没死,他昨晚还来看我呢。看妹妹要发火,顾茹就把门口的鞋给她看,你看,这鞋分明是于超的嘛! 那鞋是实实在在的,顾莹有点畏惧了,难道真有幽灵?回去后跟老公余寒磋商起这事,余寒说:我看定是姐姐想于超想疯了,把他的旧鞋放到门口,自己麻木自己,这样下去可不得了。顾莹真怕姐姐疯了,她和余寒悄悄来到姐姐家,把门口的鞋收了。 第二天,顾茹忽然发现鞋子没了,号啕大哭。 林海波一直担忧顾茹,他硬把顾茹拉到诊所,给了她几片药,说:小茹,你这样真叫人担忧。于超是好男性,但是世上除了他,另有很多人关心你。 顾茹想起林海波从前的种种,怨恨地说:我今生除了于超不会嫁任何人,况且他并没脱离我。林海波很伤心,但他不敢在这个时候再刺伤顾茹,只好由她而去。 门口的鞋子消失了,顾茹又消沉下来,她常常夜里起来,到门口看,希望于超的鞋子大概又呈现了,惋惜老是失望。这天晚上,她忽然听到尖厉的呼喊声:快来人啊,杀人啦。很快警笛声四起。 本来,小区发生了杀人案。警方判断是入室打劫,这是这个月第二起刑事案件了,上一回是强奸案,被害人连凶手的容貌都没认清,仍是个悬案。 顾莹担忧姐姐,要她再搬来自己这里,但顾茹说:我喜欢住自己的家,我走了,于超回来岂不寂寞? 顾莹没措施,便和余寒磋商赶快找个男性,填补姐姐的心,他们想到了林海波,毕竟他和顾茹有过情感,林海波说她心里只有于超,不肯接受现实,没措施,只好慢慢等她的伤口愈合。 这天于超的鞋子再次呈现了,好端端地放着。顾茹冲动极了。她把这事告诉了妹妹。顾莹纳闷地说:我亲眼看着于超入殓的,他怎么还会回来? 顾茹服了林海波的药,神志清醒了些,她琢磨于超鞋子的事,也知道阴魂不散没有按照,难道,于超没有死?那天认尸时,身段一模一样没错,但脸面全非。 于超没有死,他还活着。 顾茹和顾莹都吓着了。他为什么装死?以电视剧里的情节,应该是官司缠身,或有人想暗算他,横竖是有难言之隐。可不管如何,于超还活着,他就在附近,时时惦记着老婆。 余寒却不这样以为:姐夫要真活着,干吗不回来看姐姐?光把鞋留在外面是什么意思?装神弄鬼的,怕姐姐不疯是不是?另有,他留下鞋,怎么再走出去?顾茹脑筋乱极了。她把老公的鞋从门外拿进屋来,仿佛那是老公本人似的。 余寒和顾莹一心想成全顾茹和林海波,他们以顾莹生日为由,把两人拉到一起,给他们私处的空间,两人托故走后,林海波真诚地对顾茹说:小茹,我以前是对不起你,但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着你,能再思量思量吗? 这段时间林海波对她的好,她怎么能没感受呢?但是于超还在她心里,她接受不了另外男性。 林海波坚持要送顾茹回家,说:这条街太乱,一个女性家很危险。两人并肩走在陋巷里,好像当年的光阴又回来了。 忽然,一个小子闯过来一把抢走顾茹的皮包,林海波刚追过去,谁知声东击西,又闯出一个男性,要抢顾茹脖子上的项链。这是于超买给她的成亲礼品,顾茹哪肯放手,和男性扭打在一起。 林海波只好赶回来救顾茹,在打架中,他的鼻子被歹徒打出血,歹徒看占不到廉价,悻悻地跑了。 顾茹心痛不已,扶着林海波回家冲洗伤口,眼泪不由得往下落。林海波抚慰她:我没关系,惋惜你的包没抢回来。 我的包里没什么值钱的,真对不起。林海波握住彼茹的手:小茹,这里太乱了,你一个女性家一个人住,万一出了事怎么办?让我来陪你吧。顾茹的心被融化了,可她仍是不能接受林海波。 这时,外面传来扣门声,顾茹刚要开门,林海波叫道:先从窥视孔里看看。过道黑黑的,窥视孔什么也看不到。 林海波冲到前面打开门,外面站着个生疏男性,那人一愣,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我找姓周的。这个楼内就没有姓周的,林海波困惑地看他下楼脱离。 时间不早了,林海波要走了,他慎重地警告顾茹:适才那人不像好人。生人来一定不要开门,晚上有人扣门,更不能开。想起最近发生的刑事案件,顾茹连连点头。林海波脱离半个小时,又给顾茹打电话关照她注意平安,要她一晚上不要关机,顾茹被他的体贴关切感动不已。这一晚,她第一次没有梦到于超。 第二天一大早,于超的鞋子再次呈现在门口。顾茹再也无法安静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她决定探个究竟。 这天晚上,一个人影鬼魂一样、手里提着个小包,轻手轻脚向顾茹家摸去。忽然,一道手电筒光猛然扫了过去居然是林海波! 闪出来的余寒、顾茹姐妹全惊呆了,林海波为什么会来这里?林海波难堪地连连摆手:别误会,我是来送鞋的。再看顾茹门口,于超阴魂不散的鞋又呈现了! 本来,这个小区治安混乱,林海波担忧顾茹一个女性家不平安,门口放着双男性鞋,歹徒就会以为里面有男性,不敢胆大妄为。林海波不美意思地说:原来不想这么鬼鬼祟祟的,可你不接受我来庇护你,我可损失了好几双鞋呢。 顾茹再也不由得,羞涩地说:你损失的鞋,让我用平生来补充吧。

澳门24小时手机版 1

顾茹的丈夫于超突遇车祸去世了,这对顾茹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面对丈夫面目全非的尸体,她当场晕了过去。接下来的几个月,她经常哭了睡,醒了接着哭,工作漫不经心,几乎神志不清。

我要你的整个人生

开始,妹妹顾莹把顾茹接到自己家,时间长了,顾茹坚持回到自己家。回到家才发现,妹妹怕她太思念于超,把于超的很多东西都拿走了。可是,屋里依然到处都是于超的痕迹,这又勾起了顾茹的伤心事,她回想起丈夫的种种好,直哭到半夜才睡着。在睡梦中,她梦到于超回来了,来到她身边温柔地说:“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不会照顾自己,被子都不盖好。”

01

顾茹惊醒,发现自己被子盖得好好的,家里空无一人,可刚才梦中的感觉太真实了。

随着一声啼哭,我知道我的任务完成了,我可以彻底离开这个鬼地方。

第二天,顾茹一开门,就惊叫起来,门口摆着一双鞋,很旧了,正是于超的。顾茹住的是老式小区,人们习惯把旧鞋放在门口,以方便下楼。

没错,我生了,而且是一个男孩儿。

顾茹想起以前和于超一起看过《人鬼情未了》,她宁愿相信丈夫的确还在她身边。这下子,她的精神好多了。

在这个黑暗肮脏的地方为他们生下了一个让他们高兴的男孩儿。当他们都沉浸在欢快的气氛中,没有人会在意我,在意我的想法和行动,这是一个大好的时机。

于超去世没多久,就有人向顾茹抛丘比特之箭,他就是林海波。林海波多次给顾茹发短信,并邀请她出来小坐。顾茹知道他的心思,但于超在她心里的位置无人替代。其实,林海波是顾茹的初恋情人,当年他伤害了顾茹,两人分手,现在林海波开了家诊所,至今未婚。

我叫w,今年24岁,有着美好的前程,可这一切在两年前变得面目全非。

下班后,顾茹高兴地往家走,仿佛丈夫在家等她,林海波在拐弯处拦了过来:“小茹,出去坐坐吧。”

两年前,因为父亲的去世,带给我很大的伤痛,我憎恨继母,如果不是她,我母亲不会离开我;如果不是她,我父亲不会出意外。

“不去了,我买了于超最喜欢的香菇,我要做晚饭去。”顾茹认真地说。

所有的一切让我疯狂,身上的血液冲进大脑,身体里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杀了她,杀了她,快杀了她”。

林海波急了,握住顾茹的肩摇她:“醒醒吧,于超早死了,你不要再活在幻觉里。”

当我提起菜刀,奔向那个跪在父亲灵柩前假惺惺流着眼泪的恶毒女人时,一个男人拉住了我。

顾茹斩钉截铁地说:“不,他没有死,他每天晚上都回来看我。”林海波给顾莹打了电话:“快来看看你姐吧,她说于超没有死,我看她快神经了。”

他就是继母的情人,间接地害死了我的父亲,我的眼睛变红了,我大声地喊到“我要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却在这时,突然感到眼前一黑,倒在了他的怀里。

顾莹急匆匆赶到姐姐那,顾茹正心情愉快地收拾饭菜,桌上都是于超生前喜欢的菜,放着两副碗碟。顾莹劝道:“姐,人死不能复生。姐夫死了,你再不要活在回忆里。”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精神病院五号床上,我隐约地听见有人在说“医生,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她还这么年轻,她不应该这样的”。

“他没死,他昨晚还来看我呢。”看妹妹要发火,顾茹就把门口的鞋给她看,“你看,这鞋分明是于超的嘛!”

看着那个男人侧脸的轮廓,我不禁疑惑:他是谁,我的父亲?我努力搜索存在我脑海里仅存的一点点记忆。

那鞋是实实在在的,顾莹有点害怕了,莫非真有鬼魂?回去后跟丈夫余寒商量起这事,余寒说:“我看定是姐姐想于超想疯了,把他的旧鞋放到门口,自己麻痹自己,这样下去可不得了。”顾莹真怕姐姐疯了,她和余寒悄悄来到姐姐家,把门口的鞋收了。

慢慢地,想些想些就睡着了,我好像记起了某些事情。

第二天,顾茹突然发现鞋子没了,号啕大哭。

澳门24小时手机版 ,那是在我20岁,刚进S大学,充满阳光活力的我享受着我的大学生活。那时候,我遇到了我人生的另一半Y先生。

林海波一直担心顾茹,他硬把顾茹拉到诊所,给了她几片药,说:“小茹,你这样真叫人担心。于超是好男人,可是世上除了他,还有许多人关心你。”

他是我的老师,第一次课堂就让我注意到了他,敢爱敢恨的我对他软磨硬泡终于拿下了他,我们终于成了一对人人都羡慕的师生恋。

顾茹想起林海波从前的种种,怨恨地说:“我此生除了于超不会嫁任何人,何况他并没离开我。”林海波很伤心,但他不敢在这个时候再刺伤顾茹,只好由她而去。

我们每天一起上课,一起回家,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做着情侣之间所有的事情。

门口的鞋子消失了,顾茹又消沉下来,她经常半夜起来,到门口看,希望于超的鞋子或许又出现了,可惜总是失望。这天晚上,她突然听到尖厉的呼喊声:“快来人啊,杀人啦。”很快警笛声四起。

直到那次我意外怀孕,我们之间的事情被我父亲知道了。

原来,小区发生了杀人案。警方判定是入室抢劫,这是这个月第二起刑事案件了,上一回是强奸案,被害人连凶手的模样都没认清,还是个悬案。

他答应我,等我生完孩子,完成学业后就和我结婚,先让我在家好好休息,不要担心太多。

顾莹担心姐姐,要她再搬来自己这里,但顾茹说:“我喜欢住自己的家,我走了,于超回来岂不寂寞?”

我信了他,在家安心养胎,我母亲也安慰着我不要想太多。

顾莹没办法,便和余寒商量赶紧找个男人,填补姐姐的心,他们想到了林海波,毕竟他和顾茹有过感情,林海波说她心里只有于超,不愿接受现实,没办法,只好慢慢等她的伤口愈合。

直到我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这天于超的鞋子再次出现了,好端端地放着。顾茹激动极了。她把这事告诉了妹妹。顾莹纳闷地说:“我亲眼看着于超入殓的,他怎么还会回来?”

那天,我一个人在家无聊,父亲母亲都不在家,我想给他一个惊喜,一个人来到了学校,直奔他的宿舍。

顾茹服了林海波的药,神志清醒了些,她琢磨于超鞋子的事,也知道阴魂不散没有根据,“莫非,于超没有死?”那天认尸时,身材一模一样没错,但脸面全非。

打开宿舍的门时,房间里充满了情欲的味道,衣服凌乱地散在地上,房间里传来声音,我扶着墙颤抖着挪过去,我不敢相信这一切。

“于超没有死,他还活着。”

在虚掩着的门口,我竟然看到我的丈夫和我的母亲赤裸地在床上,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的我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顾茹和顾莹都吓着了。他为什么装死?以电视剧里的情节,应该是官司缠身,或有人想暗算他,反正是有难言之隐。可不管怎样,于超还活着,他就在附近,时时惦念着妻子。

“宝贝儿,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啊,我都等不及了。”

余寒却不这样认为:“姐夫要真活着,干吗不回来看姐姐?光把鞋留在外面是什么意思?装神弄鬼的,怕姐姐不疯是不是?还有,他留下鞋,怎么再走出去?”顾茹脑子乱极了。她把丈夫的鞋从门外拿进屋来,好像那是丈夫本人似的。

“着什么急,没几天那个老头儿气候就到了,等着我那个名义上的女儿难产一死,哼哼,你就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