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梁山伯和祝英台本来都在天廷上,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姻缘

  • 2019-12-19 06:38
  • 24小时手机版
  • Views

梁山伯和祝英台的传说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梁山伯与祝英台,原来一个是天上的金童,一个是天上的玉女。两人在天上的时候就非常要好,侬有难处,我帮侬;我有难处,侬帮我。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姻缘,是天上下凡到人间前就定好了的。祝

:这是流传在福建民间的故事,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故事的最原始样本。

梁山伯与祝英台,原来一个是天上的金童,一个是天上的玉女。两人在天上的时候就非常要好,侬有难处,我帮侬;我有难处,侬帮我。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姻缘,是天上下凡到人间前就定好了的。

梁山伯和祝英台本来都在天廷上,一个是金童,一个是玉女。有一天,金童和玉女开玩笑,讲两个人要做老公和老婆。观音佛知道了,火大起;你们两个怎么动凡念?我把你们贬到凡间,偏偏不让你们成夫妻,让你们吃吃苦头。子是金童玉女双双被贬到了凡间。金童降生在一个很穷的姓梁人家里,叫梁山伯。玉女降生在一个很富的祝员外家里,叫祝英台。

祝英台父祝员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日,祝员外说:“我有一个女儿,两个儿子,让女儿到杭城读书去吧。”大嫂为人忠厚,听了之后,没讲啥。小嫂说:“小姑杭城读书回来,必定外甥抱回来。”听小媳妇这样讲,祝员外也有些不放心。祝英台说:“爹爹,侬放心好啦。我有一对花鞋,一只交给小嫂,一只带在自己身边,如果两只花鞋变颜色,必定外甥抱回来,两只花鞋没变色,我清清白白回家来。”祝员外说:“好咯。”祝英台动身读书去后,小嫂把留下的一只花鞋丢进阴沟里,心想,就算侬正派,不抱外甥回来,花鞋的颜色也会变。

梁山伯长大了,就到孔子门下去读书。祝英台是女的,因为天廷原因,不去读书就见不到梁山伯,也就没书讲了,所以,祝英台从小就不做针线爱读书。长大了,她也死命要到孔子门下去读书,父亲死也不肯答应。后来,祝英台想了一个主意:装扮成算命先生,从后门出来,到前门叫算命。祝员外夫妇请到膺里,给英台算命。当然算得“准”,惹得祝员外夫妇连连称赞。祝英台卸下男装,问:“爸娘连亲生女都认不出来,这样女扮男装去读书怎么使不得?”祝员外夫妇只好答应了口可是,祝英台的阿嫂反对说:“你一个诸娘仔在外头跑,败坏门风怎么办?”祝英台说:“我可以把一条红裙丢在沟壑里,如果红色退了,说明我在外头失去贞洁,如果这红裙不退色就放心让我读完三年书。”阿嫂也无话可说了。于是,祝英台和丫头一起女扮男装,上路去读书。

梁山伯比祝英台早到杭州读书。祝英台去杭城那天,学堂正巧放假,梁山伯到外面游玩,遇到头戴书生帽、脚踏靴子、女扮男装的祝英台。,两人越讲越亲热,就结拜成兄弟,一同去学堂。在同一书房读书、同桌坐、同床睡,一个叫其师兄,一个叫其师弟。

祝英台走到半路,正好碰上梁山伯,初次见面,又似曾相识,自然很合得来,就结义为兄弟,双双一起去学堂见孔子。孔子是圣人,见了这两个弟子就知道是一个阳来一个阴。为了不让他们在学堂闹出丑事,孔子待他们离开后,就把梁山伯的名字压在砚台下,梁山伯就变成半痴样子了。他见祝英台是蹲着属尿,问祝英台为什么?祝英台说是为了尿不臭,他信了。他看到祝英台双耳有耳坠窟,间祝英台为什么?祝英台推说是小时运道不好,算命先生教他父亲把她装成女儿身穿的,他也信了。梁山伯发现祝英台奶子很大,就笑她。祝英台就说,女人奶大泼皮娘,男人奶大做宰相,也给英台瞒过去了。

一日,学堂放端午假,两人外出游玩,走到半路,祝英台讲:“师兄,我有点尿急。”梁山伯讲:“侬去撒嘛!”“这里没有蹲坑。”“后生撩起衣裳撒好啦。”祝英台讲:“侬人呀,也算是读书人!我们不是田头百姓,日有日值神,夜有夜值神,污气冲天怎么行? 一定要有坑子,没坑子也要蹲着撒。”从此以后,梁山伯撒尿也蹲着啦。

祝英台在学堂里也怕闹出事来,她与梁山伯同困一铺床,怕梁山伯有时轻相,使她露出女儿的破绽,就在床中放了半碗水,与梁山伯约定,螟哺困眠时,谁不小心把水碰倒了,就罚谁明天管一天读书用的字纸。梁山伯很老实,困眠都规规矩矩,不敢碰碗一个边。后来,倒是祝英台的阿嫂虽然心歹,天天拿滚汤去泼沟壑里的红裙,红裙不但不会退色,反而越来越红。着里人只好等着祝英台学成后,才叫她回家。

还有一次,梁山伯讲:“贤弟,我怎么胸脯平平,你怎么胸脯高挺?”祝英台讲:“贤弟,我怎么胸脯平平,你怎么胸脯高挺?”祝英台讲:“古话说,男人奶大做宰相,女人奶大好生养,侬以后没得做宰相,我明朝好做宰相了。”这样一说,梁山伯信以为真。

澳门24小时手机版,在学堂三年,梁山伯一直不知道祝英台是个女儿身,祝英台心却早向着梁山伯了。三年学满,祝英台对梁山伯说:“我盾里有个妹妹,长得和我一模一样,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嫁给你顶好。”叫梁山伯到家后要赶紧叫人来提亲。想不到孔子在梁山伯和祝英台离开学堂后,忘记了把梁山伯的名字从砚台下取出来,梁山伯还是半痴人。一月后,孔子记起这件事,把梁山伯的名字从砚台下取出来,已经来不及了,梁山伯清醒过来后,记起祝英台的吩咐,急急忙忙赶到祝英台家,祝员外已把祝英台许配给了马俊。

有次两人夜里困觉,梁山伯脱衣裳是点灯脱,祝英台要灯吹灭后脱。梁山伯问:“贤弟,侬脱衣脱裤为啥要灯吹灭?我们后生家嘛,随便脱好啦。”祝英台讲:“侬这人,真不懂规矩,我们读书人,不好点灯脱。”从此以后,梁山伯也灯吹灭后脱衣脱裤啦。

梁山伯到祝英台家,见祝英台是个女儿身,先是吃了一惊,接着向祝英台提出求亲。祝英台说:“你来太慢了,先来三天梁兄妻,后来哭天马家人。我父亲已把我许配给了马俊,过几夭我就要出嫁了。”梁山伯看到再说也没用,就哭着跟祝英台说:“我受不了啦!回去一定会病死,妹今后能记得我,到我墓前扫扫墓,我也就满意足了。”祝英台也哭着说:“我生是梁兄的人,死是梁兄的鬼,岂肯与马俊做夫妻?梁兄如果真先死了,要记住把墓葬在我出嫁的路边,我会去给梁兄拜墓。”两人说完,忍痛分了手。梁山伯回家没几天,就气得病死了,墓在祝英台出嫁的大路边。

夜里困觉,祝英台脱了鞋,袜子还要穿着。有一日,梁山伯脚伸过去,碰到祝英台的脚,讲:“咦,天气这么热,侬袜还穿着?”祝英台讲:“我们读书人,困觉不应该乱动。”梁山伯想想又伸手去摸腿,讲:“侬皮肤这么滑,我的皮肤糙糙的。”祝英台听了真担心以后要露出马脚。

祝英台出嫁那天,坐轿路过梁山伯的墓,吵着要拜墓。马家的人想,祝英台既然与梁山伯有那么一份情,人都死了,拜拜墓也应该,就答应了。祝英台下轿跪在墓前,哭着大喊:“梁兄啊梁兄!有灵有圣墓门开,没灵没圣马家人。”墓门真的裂开了,祝英台赶紧钻了进去。迎亲的人赶去拖,只拖住祝英台的一片裙角,墓门又合起来了。裙角也没了,变成两头蝴蝶一吃了。

第二天夜里,祝英台说:“梁兄,我给侬讲,以后我们困觉,我困里半边,侬困外半边,当中放碗水。水倒里边,是侬倒的,水倒外边,是我倒的。谁倒了一次,就罚谁一锭墨、一刀纸、一支笔。”梁山伯家里不富裕怕罚,以后困觉时都非常小心,紧靠床边。祝英台知道他家里穷,隔三五日故意把水碰倒一回,自罚墨、纸、笔,有意帮助梁山伯。

迎亲的令轿回家报告马家,马俊当然不甘愿,就叫人把梁山伯的墓掘开。墓掘开后,里面没见两个人的尸体,只有两个圆圆的石卵紧紧地会合在一起。马俊把两个石卵拿出来,一个丢在西边,一个丢在东边,两个石卵滚来滚去又滚在了一起。马俊又叫人把石卵分别放在两座山岗头,两个石卵又滚合在一起。马俊越来越气,总要把它们隔开,就叫人在南北两座山岗头掘了两个壑,一边埋一个。不久,北山埋石卵的地方长出了一棵杉柴,南山埋石卵的地方长了了一棵竹。人们都知道,这杉木和竹就是梁山伯和祝英台变的。祝英台梁山伯是生不同房死同穴,你做杉我做竹,你做椽子我做竹钉,你做桶我做蔑箍。梁山伯与祝英台生生死死都要在一起。

这年的中秋节,学堂放假三日,梁山伯和祝英台一起到紫金山去游玩。山下有个凉亭,八月里花开得正鲜艳,祝英台摘了两朵,讲:“梁兄,这两朵花侬猜是啥花?”“八月桂花。”“这两朵花有雄雌,哪朵花是雄,哪朵花是雌,侬认得出吗?”梁山伯讲:“我认不出。”“侬这读书人,一点都不懂,我说给侬听,这叫雄,这叫雌。我和侬两人也有雄雌,侬是雄,我是雌。”梁山伯讲:“阿弟,这侬错啦,我们两人,一个是祝家根,一个是梁家根,怎么好分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