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是我们感觉自己没受到餐馆的重视,王大刚溜溜达达走进了洪福酒家

  • 2019-12-06 21:32
  • 24小时手机版
  • Views

洪福酒家老板吴洪福势利,开酒家做生意,人家讲: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吴洪福不。往来食客,吴洪福看人下菜,凭势冷热。由此,得罪了许多客人。吴洪福说,他不怕得罪客人。因为,他的酒家地处闹市街头,商贾如云,游客如织,生意十分火爆。王大刚是一个农民,为了改变生活方式,他投标揽下了市中心给排水改造的网络工程,带领五十名村里青壮劳力,就住在洪福酒家的对过儿。虽是农民,王大刚却很懂生活。干工程有的是钱。该吃吃点儿,该喝喝点儿,会挣钱会消费嘛,他说。对过儿酒家,就近便当。这一天,安排完了民工的住宿事宜,王大刚溜溜达达走进了洪福酒家。没到饭时,洪福酒家的服务员三五成堆,唧唧喳喳地自顾闲聊。吴洪福呢?自然地斜躺在经理室的真皮沙发上。他要准备精力,迎接一天中的第二个饭时高峰。王大刚是一个农民,实在。吃饭喝酒,填饱肚子为目的。为此,他并没有在意酒家的服务态度,叫服务员记下四道炒菜,半斤白酒,便安然落座,边环视着装修典雅的酒家,听着影院里传来的流行音乐,边耐心地等待着自己的酒菜。尖椒干豆腐,半斤老白干。一人一桌,一酒一菜,王大刚悠哉悠哉。王大刚吃着喝着的时候,饭时到了。南腔北调,吆五喝六,洪福酒家开始热闹起来了。哟,您来了,这边请,这边有空座,专门给您留的。您看,这是菜谱,您想用点什么。随着一浪浪食客的进门,懒散、松弛的酒店服务员们一下子精神起来。嗲声嗲气,巧嘴如簧。斜躺在沙发上的酒店老板吴洪福,也像上紧了拨条的猫眼时钟,摇头晃脑地走了出来。 上来的尖椒干豆腐见底时,王大刚喊:服务员,我的菜能不能快点儿。那边应着:快了快了,马上就来。这时,酒家的门口出现了一个脑满肠肥的中年人。左右四五个人跟着。提包的提包,引路的引路。还没进门,便把一副高高在上的官气送进了酒家。哟,是周局长,您能来我们洪福酒家,真实我吴洪福的洪福。快请坐请坐。服务员,快沏好茶,拿好烟,快。一声吩咐,真不一样。沏茶的沏茶,点烟的点烟。抹桌子摆碗,一桌子菜接上溜地端了上来。王大刚农民出身,刚直;烈性。自己坐了半个多小时了,四盘小菜还没上齐。后来的一个个都上得很快不说,这个什么局长屁股还没坐热,十几道菜就摆在了桌子上。做生意讲先来后到,怎么可以看人下菜碟儿呢?心里有气,嘴上便不肯容人。服务员,把你们的经理找来。有你们这样开店的吗?我这么长时间干等着,他们后来的刚坐下,呼啦一下子,菜上齐了。干啥呀,瞧不起咱农民还是咋的?王大刚高声大嗓,全酒家的客人都停下了筷子。喊什么喊,不就是菜上得慢了点儿吗?我这儿,来的都是有身份的贵客,嫌照顾不周,找个小店吃去。无洪福满脸不阅。你,你怎么能这样?王大刚被气的满脸通红,一句完整的话语都说不出来了。行了行了,服务员,把他的菜上齐打发他走人。无洪福说。好哇,你们,你们瞧不起人。王大刚脸色发白,心都要从嘴里蹦出来一样。饭没吃好,倒惹一肚子气。回来后,王大刚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农民咋拉,农民也是人,都是平等的。干嘛就要被人低看一眼呢?他妈的,这家酒家,非得治治不行。从第二天开始,洪福酒家客满为患。一到饭时,四五十名脚上带泥,身上有土的农民民工便蜂拥而至。这些人,两个人一桌,只要尖椒干豆腐,凉拌土豆丝。吃大米饭,喝免费啤酒,一坐两小时,饭时不过不撂筷子。三天之后,酒家老板吴洪福挺不住了。包上两条大福烟,提着两瓶茅台酒,点头哈腰地站在了王大刚的面前。

陈富贵和赵德水早就知道对方和自己住在一个小区。有时下班回来,陈富贵就看见前方有个身影,经过几十次的确认,那人确是赵德水,高中同学赵德水,和自己一样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的赵德水。赵德水也是如此认出陈富贵。可两个人很有默契,看见对方在前面,绝不会上前打招呼,即使自己忘带了小区门卡,而对方正在前方不远处推开门。

周五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到某烤鸭店就餐。因为明天是周末,餐厅里客人很多。“服务员。服-务-员!”临桌一男子喊道,正在应付其他顾客的服务生,紧着跑了过来:“请问有什么帮您的?”“我们的烤鸭怎么还没上!”“不好意思,我们都是按照订餐的先后顺序进行烘烤的。今天客人比较多。”“都等了半个点了,孩子都饿了,烤鸭没有,别的菜怎么还没上!”“不好意思,我再去催催。”我看着那个饿了的孩子,脑袋无聊地搭在餐桌上,手里抓着筷子,不停地敲击着铺在桌子上的玻璃,眼睛咔吧咔吧地,让人怜爱。“服务员!”“服务员!”催菜声此起彼伏,服务员应接不暇。


       要不是那天撞见了孙美丽,哎。

相信大家都遇到过类似的情形。兴致勃勃地点了一堆菜,心里想象中它们的美味,别人面前的菜肴飘香,自己面前还空空如也。安慰自己,一会就来了,先喝个茶水,聊个小天,肚子被水填满了,话题聊得生硬了,可连一个菜都没上。那无名之火,大厨们忙得不亦乐乎,可每次端出来的都不是自己的。叫来服务员,催催催,一催,菜就来了,先吃着,都吃饱了,最硬的那道菜姗姗来迟,连吃的欲望都没有了。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来这家餐馆了,可是换了的餐馆也好不到哪里去,大都如此。

·上一篇文章:小女生大智慧·下一篇文章:埃塞俄比亚民间故事:糊涂丈夫和聪明老婆

       菜市场永远熙熙攘攘,中年发福又大嗓门的孙美丽先认出了在葱摊挑大葱的陈富贵,再认出了在姜摊选老姜的赵德水,“哎呀!咱老同学多少年没见了啊!缘分缘分!明儿下班一起吃个饭叙叙旧啊!”陈富贵和赵德水丝毫没有办法拒绝。

我就想,为什么我们会焦躁、生气甚至愤怒,仅仅是因为没及时送上饭菜吗,现在不是1960年那会,吃了上顿没下顿,不至于因为一顿饭而饿得受不了。我想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感觉自己没受到餐馆的重视。说的直白点,就是觉得他们根本没把我们当盘菜,餐馆的上餐顺序我们也表示怀疑,是不是那些人多、单间的上得快,伺候得周到,而这些坐在厅里的大排档似的,就给上的慢,不吩咐着就不予理会。

       明天变成了今天,主动邀约的孙美丽变成了临时有事的孙美丽。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纪录片里的画面:

澳门24小时手机版,       陈富贵和赵德水坐在小饭馆里。陈富贵听了妻子的话换了一双好皮鞋,黑灰大横格的T恤,腰间挂着钥匙——家钥匙和单位柜子的钥匙——他哪里来的买车呢,他双手放在大腿上,摩擦到膝盖再摩擦回来,两只脚尖交替拍打在有些许泥水的砖地上,头微微前后晃动,眼睛绕过赵德水以不失礼貌的幅度打量着小店墙上油腻的菜牌,对面桌上那个吆五喝六的男人虎背熊腰。赵德水眼里,陈富贵是一副轻松的模样,自己今儿个真叫不舒服,妻子给头上打了点摩丝,板板的,油光瓦亮的,赵德水十指交错放在微微叉开的大腿间,眼睛时不时飘到陈富贵眼睛上,如果你和赵德水一个姿势,你就明白你在表达什么了。“说句话呀……”赵德水心想。

这是一个可以容纳10几人就餐的寿司店,很干净也很安静。店长看着即将就餐的客人名单,安排就餐座位。这样吗,哦,不行,虽然有位重要的客人要来就餐,但是也不能搞特殊,因为这样对其他早已预定的客人不公平。本店有规定,一个月前预定位子,且价位不能低于3万日元,约1800元人民币。

       这个长达两分钟的沉默还是由服务员打破的。

店长是个老头,表情严峻,摆弄着桌上的餐具,调整着椅子距离桌子的距离及椅子间的间距。

       “两位吃点什么?咱家有特色酱猪蹄,来一份吗?适合您二位喝酒聊天。”服务员拿着小本和油笔打量这两位。

客人来了,他回到主厨的位置,服务生将椅子后撤,客人入座,椅子推到距离桌子合适的位置。

       “喝酒吗?”陈富贵看着菜单问赵德水。“你喝吗?”“要不就不喝了吧。”“不喝了”“是,我也不太想喝酒”“我也是,不想喝酒。”

主厨没有笑容,他只专注于手中的食材。他的手指瘦削,但很灵活,揉捏着鲔鱼肉片,像是在加工一件艺术品。等待的客人看着即将上场的食物,色泽新鲜,造型美观,卫生整洁,而加工者一丝不苟,动作熟练优雅,不像是饭菜加工,倒像是行云流水的艺术杰作。

       “老虎菜您二位来一盘?”服务员还在打量,她快拿捏到这两个点菜的点了。

比目鱼、竹荚鱼、墨贼、鲔鱼赤身、鲔鱼中腹、鲔鱼大腹、文蛤、明虾、针鱼、章鱼、海鳗、鲭鱼、海胆、迷你柱贝、鲑鱼子、干瓢卷、玉子烧等,在客人的注视下,一种种,一样样,从主厨的手中,展现在客人的餐盘。

       “可以可以,来一盘”这次是赵德水说话先“对对,来一盘”“青菜我还挺爱吃的”“凉拌菜好,开胃”

菜品登场就像模特登场一样,也是有顺序的,口味由轻到重,由浅入深、由淡入浓,渐变式。当舌头的味蕾被触动的时候,那会是一幅由近入远的山水油画,也会是一曲抑扬顿挫,时而慷慨,时而悠长的高山流水。鱼肉与米饭的水乳交融,米饭接近人体体温的温度,让食客们舒适、惬意、放松、愉悦。

上一篇:你是我的妻子 下一篇:没有了